在战争中,女兵的正确使用方式

 新闻中心     |      2019-07-11 12:22

背景

2010年5月31日,阿富汗美军总部下达了一条指令。

该指令说:

阿富汗妇女占阿富汗人口的近一半,即使考虑到当地的社会规范,她们对阿富汗社会的影响也相当大。因此,我们与阿富汗妇女接触,以支持作战空间所有者的优先权,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些接触中,必须使用女性,因为如果使用男性的话,会激起阿富汗人普遍的反感和仇恨,事情将变得更糟糕。

信息是明确的:在阿富汗,哪怕是社会地位低下的女性,也充满对美军的仇恨,她们一样会袭击美军士兵。

阿富汗的文化习俗使得男子无法与无关的妇女直接互动。由于大多数美军士兵都是男性,所以成立女子战斗战术队将女兵纳入战斗中,可以获取男兵达不到的效果。女子战术战斗队成员卡琳娜·马龙中士说:“有一半的社会我们尚未接触,我们不能放弃对阿富汗一半人口的影响力和控制权的危险。”

女子战斗战术队按任务通常分为两类:战术任务组和行动任务组。行动任务组通过寻找阿富汗妇女中亲近美国人的部分来建立一个社会支助机构,以解除阿富汗各村庄对美军的威胁。而战术任务组则直接参加战斗行动,特别是那些抓捕阿富汗游击队领导人的行动。在这些任务中,女子战术战斗队是重要的,阿富汗妇女身上同样会藏有危险品,对美军造成伤害。

女子战斗战术队从最基本的士兵训练开始,武器系统,光学,激光,夜视。她们会进行定位射击,路障射击,步行射击,跑动中射击,协同射击。并且还学会使用直升机。


在战争中,女兵的正确使用方式

图1 士官德妮丝·费尔尼萨,前面。教导中士卡琳娜·马龙,中间。二等兵卡西阿纳奥在训练战斗医护,照片由


在完成对M-16、M-4、SAW(班用自动武器)的掌握后,女子战术战斗队还会完成战斗医疗训练,她们都是静脉注射的高手。

霸王行动

即便是以阿富汗的标准来看,与巴基斯坦接壤的帕克蒂卡省也是极端贫困的。在省会沙拉那,电力是通过私人拥有的发电机提供的,而且只有那些足够有钱的阿富汗人才能用上电。在农村地区,打柴、饲养牲畜和制泥砖是主要的商业活动。在东部,该省地形恶劣,基础设施简陋,只能供农民及其牲畜通行。塔利班和哈卡尼反抗武装充分利用东帕克蒂卡的崎岖地形,通过美国军队很少涉足的地区运输武器。

第4旅战斗队计划在2011年4月实施霸王行动,目的是清除东帕克蒂卡省那卡区的反美武装。

那卡区是一个有几千名阿富汗人的庞大村庄定居点;美军第4战斗队认为,这里的女性村民衣服下也充满了危险,包括武器、爆炸物和情报物品。于是女子战术战斗队也随同第506步兵团2营一起行动。


在战争中,女兵的正确使用方式

图2 一座典型的阿富汗院落


4月11日,女子战术战斗队和维斯基连3排一起,开始了前往目标的行程。在接触了一个友好的定居点后,该部队进入一个新的村庄。当美军部队走进村子时,四周一片寂静。这地方明显缺少妇女和儿童,这使美国人警觉起来,因为空荡荡的村庄无疑是即将发生攻击的迹象。

这时,费尔尼萨军士看见一个小女孩匆匆跑过村子。当看到她躲进了一个房子时,费尔尼萨、迪克森、五名美国男兵和一些阿富汗国民军士兵跟上了小姑娘。在那里,30名阿富汗妇女挤在一起瑟瑟发抖。费尔尼萨说,“你不知道她们的丈夫是谁,你也不知道她们在隐藏什么。”

费尔尼萨和迪克森开始对这些妇女进行了搜查。已搜查过的妇女会安置在一个单独的房间,这样她们就不能彼此交谈和传递材料。迪克森搜到了一个拼命抱着孩子的母亲。她拒绝让自己和她的婴儿被搜查。“在那一刻,危险信号突然开始响起,”费尔尼萨说。尽管小队坚持搜查,这位妇女还是拒绝让步,费尔尼萨威胁说:“如果你不,阿富汗国民军就会来这里,他们会搜查你。我们将让男人们进来。”以往,这种威胁会让顽固的阿富汗妇女不得不服从。这一次,同样有效。费尔尼萨把婴儿从母亲的手中扯下来,把她推到迪克森面前。这位母亲固执地把双臂交叉在胸前,紧紧地搂住自己的身体。迪克森猛地拉起那女人的衬衫,看见一件自杀式的背心。阿富汗妇女尖叫起来,费尔尼萨一脚踹上了她的胸部,然后她和迪克森从屋里狂奔出去。事后在回顾时,费尔尼萨直截了当地说:“我应该向她开枪。老实说,我应该向她开枪。这就是我们受训去做的事情。”


在战争中,女兵的正确使用方式

图3.第4旅艾什利·迪克森中士在交流中。照片由德妮丝·费尔尼萨上士提供


一到外面,费尔尼萨就要求阿富汗国民军进去控制住局面。与此同时,阿富汗国民军和美国男兵把全村的男人召集起来接受询问。而费尔尼萨和迪克森则对付那个母亲。

这位倔强的母亲声称她在树林里找到了那条自杀背心。费尔尼萨知道她在撒谎,就问了阿富汗妇女的丈夫的下落。那女人回答说他死了。费尔尼萨听过很多次这样的故事,知道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在威胁要把这名妇女送进监狱而这位母亲还是没有屈服后,费尔尼萨走到外面,来到这名妇女三岁的儿子面前,掏出糖果和饼干,温和地问:“你爸爸在哪里?”男孩指出了他的父亲。费尔尼萨没有开一枪就发现了自杀背心的主人。3排销毁了那条自杀背心,这位丈夫和母亲也就此消失了。

当3排运动到村子的路口时,他们截获了反美武装报告该部队行动的无线电电报。他们意识到敌人已经锁定了3排,就在反美武装用小型武器开火的时候。3排及其附属单位也向敌军阵地开火了。直瞄炮火迅速向敌军阵地开火,在炮弹击中后不久,敌人停止了射击。对敌人阵地的炮击使美国士兵们确信所有的敌人都被杀死了。一些人前往敌人阵地进行战斗损伤评估,在那里他们发现了几个女性和半大孩子的残体。突然,费尔尼萨和迪克森惊奇地发现还有一个女人和她的孩子活着。费尔尼萨和迪克森取下了她们的头盔、手套和武器。

随后,费尔尼萨给其他阿富汗女性和儿童分发了面包,这样做会给任务以极大帮助,这将降低美国部队和当地阿富汗人之间的摩擦和敌意。


在战争中,女兵的正确使用方式

图4 德妮丝·费尔尼萨上士与阿富汗儿童在一起。照片由德妮丝·费尔尼萨上士提供

迪拉任务

2011年6月下旬,女子战术战斗队主管迈尔斯中尉带领一支部队参与了到迪拉的空中特遣队,由一个侦察排、一个多功能小队和信号情报专家、一个军犬队和女子战术战斗队组成,总共约有50名士兵。部队于2点钟到达了任务目标。

2点30分,部队开进了村子。女子战术战斗队开始在每一个院落进行战术地点搜索。迪拉的村庄同样符合阿富汗村庄的标准,只有少数男性供美国男兵搜查和讯问,但有数十名妇女和儿童需要女子战术战斗队来搜。

迈尔斯发现多名阿富汗妇女抱着她们的婴儿在第一个大院里。迈尔斯打开了她的红光镜头,以协助她的搜索。这一点让阿富汗妇女和儿童被吓坏了。

她先搜查婴儿,然后将婴儿转移出去,返回再搜查妇女。在第一个院子里迈尔斯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的东西。

在第二个院子里,8名妇女和12名儿童也没有任何情况,迈尔斯在这里又什么也没找到。随后,迈尔斯命令斯科特中士过来帮助她和道格拉斯将第三个院落的20名妇女和儿童带过来。

当斯科特中士用普什图语命令阿富汗人跟随她时,她们表现得好像没有听见她说什么。斯科特中士重复了这句话,但阿富汗人还是什么也没做。迈尔斯自己走了过去,阿富汗人立刻排成一行,跟在她后面。突然,一名年轻的阿富汗少女脱离了队伍,开始快速奔跑。斯科特中士用普什图语叫那个女孩停下来,但她没有听。当斯科特中士再次下令时,她还在继续跑。迈尔斯扣动了扳机。

随后,迈尔斯用普什图语命令第2个院落里原本的妇女和儿童坐下来,保持冷静。之后,她对剩下的15名阿富汗妇女和儿童进行了搜查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迈尔斯小队顺利完成了她们任务。

在阿富汗保守的文化氛围里,第4旅战斗队的女子战术战斗队令人钦佩地证明了美国军队在其不熟悉的人文地域遂行任务的能力。迈尔斯从来不相信那个阿富汗女孩会有什么大的危险,但那个女孩的行为却有可能破坏女子战术战斗队的战术支援行动,从而破坏任务的目标。迈尔斯利用其受到的培训、敏捷的思维成功地重新控制了潜在的破坏性局面,完成了任务。


在战争中,女兵的正确使用方式

图5 女子战术战斗队成员,与旅作战军士长约瑟夫·辛格豪斯中士在一起,照片由德妮丝·费尔尼萨上士提供


在她们为期一年的部署中,女子战斗战术队参加了125次任务,抓获了25名高价值人员,在此过程中获得了三枚战斗行动徽章、三枚铜星徽章、四枚陆军嘉奖章,并且没有遭受由敌人造成的伤害。

最后,编者的话:这篇文章其实道出了美军在阿富汗失败的原因,虽然美军采取了多种手段,包括救济、医疗、教育等,但改变不了侵略者的本质。

参考资料:《Small Unit Actions in Afghani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