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输掉五千大洋,周作民这个银行家是怎么当的?

 十大正规赌博网站排名     |      2019-04-15 12:21

作者:金满楼

在民国银行家中,周作民算是地道的科班出身。

1906年,周作民以广东官费生资格进入日本京都第三高等学校(京都帝大前身)学习。在校期间,周作民两耳不闻窗外事,将自己的全部精力用在了功课上。

回国以后,周作民先是在南京法政学堂就职,后于辛亥年受邀担任南京临时政府财政部库藏司科长。

老袁出任临时大总统后,周作民随同临时政府北上并在财政部出任佥事,不久又升为库藏司司长。

然而,因为没有过硬的社会关系,周作民不得不离开财政部,改而出任交通银行总行稽核科科长(后又兼任国库课主任),由此开始了他的银行生涯。

一晚上输掉五千大洋,周作民这个银行家是怎么当的?

由于缺乏背景,周作民最初在银行界并不顺利。直到后来,交通银行在芜湖设立分行受阻,周作民这才抓住机会崭露头角,一举打开局面。

原来,当时梁士诒想在芜湖设立分行,以发展皖南的茶叶贷款与押汇业务,但在安徽督军倪嗣冲的阻力下,计划一直未能推进。

为此,梁士诒让周作民带上两万大洋作为活动费,前往安徽设法打开局面。

民国初年,各省都是军阀的地盘。如安徽督军倪嗣冲,他原本是跟随袁世凯练兵的北洋旧人,其作风一向蛮横霸道,很难打交道。

在了解这一情况后,周作民决定采取迂回对策,其在与倪嗣冲的会谈中并不直接谈及分行设立之事,而是提出交通银行贷款给安徽发展茶叶事业,以帮助皖省政府增加税收。

一晚上输掉五千大洋,周作民这个银行家是怎么当的?

银币上的倪嗣冲像

周作民的这番说辞很合倪嗣冲的胃口,当晚,倪嗣冲便设宴加以盛情款待。

宴会结束,宾主双方又搓起了休闲麻雀戏,周作民也不简单,第一晚就输了5000大洋,并当场用支票结清。

之后,周作民又与倪嗣冲周旋了二十余日,双方相谈甚欢。

由于其出手阔绰大方,加之对金融、财政、实业等方面的见解独到,倪嗣冲对周作民印象极佳。

直到离开安徽前夕,周作民才向倪嗣冲提及交通银行希望在芜湖设立分行事宜,并表示自己可常驻安徽,就近办理茶叶贷款和汇押业务。

倪嗣冲听后慨然允诺:只要你本人来,凡事都好商量。

一晚上输掉五千大洋,周作民这个银行家是怎么当的?

上海愚园路周作民旧居

于是,交通银行设立分行之事遂得以圆满解决。毫不夸张地说,周作民这次的公关之行宛若一部戏剧,其间收放自如,分寸拿捏准确,令人叹为观止。

赢得倪嗣冲的信任后,周作民在安徽的经营如鱼得水,业务开展极为顺利。

两年后(1917年5月),在周作民的奔走组织下,一家新银行在天津成立,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北四行”之一——金城银行。

金城银行取“金城汤池、永久坚固”之意,注册资本200万元,实收50万元,其中倪嗣冲17万元、安徽巨商王郅隆10万元,余为其他军阀投资。

尽管周作民本人投资有限,董事会中也无其席位,但凭借其能力与才干,他仍被委任为银行总经理,一干就是三十余年(1937年后被选为董事长兼总经理)。

一晚上输掉五千大洋,周作民这个银行家是怎么当的?

在诸多北洋实力人物的扶持与周作民的精心经营下,金城银行发展迅猛,3年后即在华北与中国、交通、盐业三银行并驾齐驱。

1934年和1936年,金城银行存款分别达 1.4 亿元和 1.8 亿元,一度超越行业翘楚、陈光甫主持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而居全国私营银行之首。

至1937年,金城银行在全国各地设有分行或办事处 65处,存款超过2亿元,员工也在最初39名的基础上翻了几十倍。

由此,金城银行也成为民国年间赫赫有名的“四小行”之一(其他三行为盐业银行、中南银行和大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