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外卖被偷连连抱怨,我低头没敢说话,只因我的午饭也是偷的

 关于我们     |      2019-05-26 12:29
校友外卖被偷连连抱怨,我低头没敢说话,只因我的午饭也是偷的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竹里

1

十二点,台上的老师仍然没有结束PPT放映的意思。

刘酥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捅了捅身边舍友的肩膀。

“怎么了?”室友转过头问。

“我外卖到了。”刘酥有些焦虑,“定的十五分,结果提前送了过来。”

“啊。”室友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最近丢餐严重,送这么早到,的确倒霉。

刘酥盯着老师不断开开合合的嘴巴,心里头焦躁更盛:“等会下课我跑快点回去拿,就不等你了。”

“行。”室友答应得很爽快。

十二点十三分,老师开始布置作业,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收拾书包课本,刘酥拿好伞和手机,等老师讲完最后一句话,终于急匆匆地跑出教室。

路上的人群稀疏,交警也不见踪影,剩下三两个中年男女,提着泡沫箱仍在叫卖,里面剩下的炒面粥点也已经不多。

刘酥的步伐缓了下来,她的气有些喘不匀了。拿起手机看了看,二十一分,尴尬的时间点,不知道饭会不会凉,面也该坨了。

到宿舍楼下,大门上挂的外卖比往常少了很多,下课的人群早已经把它们一份份取了回去。零星几个人还在那里等着,她们的餐应该被商家送迟了,中午饭点人很多,这也是常有的事,其中一个应该是在给那边打电话催单,脸上神色不是很温和的样子。

刘酥收起伞,塞进包包里,然后站到大门前开始找她今天的午餐。

很快,她看到了,是一个白色绘绿色仙人掌图像的纸袋子,被挂在靠墙很近的地方,旁边还挂着两份渗出汤汁的麻辣烫。她抬起手,避过麻辣烫的盒子,这东西太油腻了,她喜欢不起来,等把外卖从门上取下来,她才发觉这纸袋子有点重量,里面是一份沙拉,很漂亮清淡的颜色。

她提着外卖,穿过走廊,进了左侧的宿舍楼,一个女生擦着她的肩膀走了过去,步履匆匆,她感觉到那人似乎回身望了她几眼。

“难道是认识的人吗?”刘酥想着。她记性不太好,有时候遇见了人也反应不过来,别人看她神色,也不好意思打招呼。不过这种一般都是不太熟悉的,也没什么影响。

到了五楼,经过垃圾桶的时候,刘酥顺便把袋子里的外卖单条和餐具丢进了楼道垃圾桶里,她喜欢用自己的筷子,更卫生一些,单条容易在打开餐盒的时候沾到里面,或者不小心飘到地上,很麻烦,她干脆每次都一起解决掉。

把伞放到门边的地上,正准备敲门,一个室友刚好打开门走出来:“我都吃完了,你才回来呀?”

“老师拖堂了,没办法。”刘酥颇为无奈地答道,一边进到自己的位子上。

“今日份外卖太丰盛了吧?”另一个室友看着刘酥拿出沙拉,羡慕极了。她前段时间去做了头发,被托尼小哥忽悠,花了不少钱,正在天天苦逼地吃食堂当中。

刘酥舀了一口土豆泥:“味道还不错。”她评价道。“你要尝尝吗?”那眼巴巴的神情瞧着怪可怜的。

“可以吗可以吗?”室友拿了一个勺子:“酥酥真是仙女啊,太好人了。”

“很好吃诶。”她感叹道,“哪家的?改天我也点来试试。”

刘酥拿起袋子看了两眼,“我也记不得了,你去到软件搜沙拉,商家就会出来,应该能找到的。”

“可是沙拉有很多家。”室友撒娇道。

“那我吃完再去软件帮你看。”刘酥只能应着,鬼知道吃完了她还记不记得这一茬。

“谢谢酥酥。”甜腻腻地道谢声传来,刘酥点了点头,专心吃起沙拉来。

2

土豆泥是奶香味的,糯糯软软的,口感很好,紫薯微甜,吃起来有些粉感,西兰花和玉米粒脆生生的,也非常不错。刘酥挑着没沾酱的部分吃完,剩下的打包好拿出外面扔掉。

出去丢外卖餐盒的时候,附近有个女生,蹲在栏杆那里,眼睛瞟过来,鬼鬼祟祟的,刘酥有点不舒服,又感觉这女生眼熟,干脆不理会,丢完东西就回去了。

调了半天的亮度和饱和度,刘酥终于把图片上传到了社交网站。

她有这个习惯,每天发自己的饮食分享,也算是一个日常记录吧。沙拉的配色本来就很好看,修完图之后看着更加清爽了。

“今日份沙拉,非常美味哦。”她配上文字,点击了发送。

男票第一时间送上评论:“回去带你吃大餐。”

“期待~”刘酥赶紧回道。这个周末是她二十岁的生日,男票的学校在比较远的外省,得坐半天高铁赶回来陪她一起过。

虽然是每天都有视频,但是总感觉还是有距离,心里怪想念的,难得能见次面,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日子,她期待了很久。

“群里又有人外卖被偷了。”室友拿着手机说道。

“哪个群?”另一个室友问。

“我们宿舍楼的大群啊,你没进吗?”

“没……”

“最近偷外卖的越来越猖狂,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有钱上大学,没钱吃饭哦。”一个素来愤青的室友插话道。

刘酥叹了口气:“谁知道呢。我今天中午外卖也提前到了,吓得要死,幸好没丢。”

“下次备注让不要提前送,商家就会推迟一点。”

“那这样也不方便啊,如果老师提前下课又要站在宿舍楼下面等。”一个舍友接道。

“也是。”

“那个人说要去查监控诶!”起话头的室友刷着群里的消息,兴奋地告知给大家。

“不是说那边监控坏了吗?”刘酥好奇问道。

“后来修好了啊。”室友摆了摆手。“不过我感觉她只是在发泄情绪,商家补完餐就好了。”

另一个女生附和道:“是啊,一般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查监控太麻烦了,谁费那功夫。”

刘酥垂下眼,笑了笑道:“可能就是因为我们都嫌弃麻烦,偷外卖的才有恃无恐吧。”

“唉,越说越气,不说了。”

几个女生嬉闹着,转眼又换了个话题。

这种事情嘛,都是一样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再义愤填膺,热度可能过三分钟?刘酥这样想着,也不戳穿,拿起手机接着刷起动态来。她过几天过生日呢,想看看博主们最近的穿搭推荐,买身新衣服美美哒去约会。

3

下午就一节大课,从两点上到四点半钟。老师是个大肚腩戴金丝框眼睛的矮个子男人,讲话像是打机关枪一样快的要死,声音偏偏又小,听得人半懂不懂兴致全无。

刘酥和室友提前半刻钟到了教室,特意选了最后一排角落的位置来坐。

“那个女生真的去查监控了,牛逼!”快要下课的时候,室友凑过来激动地对刘酥说。

“什么鬼?”刘酥有点没反应过来。

“中午那个被偷了外卖的女生啊,她下午好像没课,自己跑去查监控了。”室友热情未消,“我觉得她好勇敢啊,能够主动去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多点这样的人,偷外卖的肯定不敢这么猖狂了。”

“是啊。”刘酥放空了几秒,突然问了一句,“她丢了什么餐?”

“她没细说,好像是烤肉饭吧,接到电话马上下楼拿,中间没到五分钟,结果还是丢了。”室友想了想答道。

“那是挺倒霉的。”刘酥摆弄着手机,随口回了一句,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收回自己之前说的那句话,这世上还是有较真的人存在,不能忽视啊。不过还好,她运气一向不错。

“就是说啊。”室友压低声音。“而且那个管监控的老师也特别可恶,都不愿意让她去查,嫌弃麻烦,还说要是这些学生少点一些外卖,偷外卖的人就是想偷都没办法,自己要点的,被偷了也得认。”

“这老师也太奇葩了。”刘酥都被震惊到。她都不敢这么想,老师真要上天了。

“典型的受害者有罪论。”室友仍旧愤愤不平。

又聊了几句,没过多久就下课了,晚饭两个人一起去吃的食堂,刘酥买了两根春卷加一份煎饺,味道还不错,不过没有拍照片,她暂时没有这个心情。

那个宿舍楼群,一个舍友发了链接出来,刘酥也顺便加了。里面还挺多人的,气氛很热烈。

被偷外卖的女生说自己跟老师磨了很久,还是查到了监控,已经截了视频出来,她还做了一个公告,语气很激烈,让偷外卖的那个人在明天也就是周六的下午五点钟买到十份那家的外卖放在宿舍楼下,不然就把她的照片和私人信息在学院内公布。

底下一群人点赞喝彩,班群学院群都有截图在发。这个偷了外卖的人只要有社交,肯定能看得见。十份外卖,不多也不算少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照做。

看来最近风声紧,得小心点了。刘酥合计着,大不了,也就多吃几顿食堂。

4

刘酥是从大一下学期加入偷外卖大军的。

她家里不穷,当然也不算富裕,一个月一千五的生活费,在广东这样的地方,也就是个平均水平。吃吃喝喝是尽够的,但是她入了化妆的坑,又谈了恋爱,口红眼影高光,裙子包包高跟鞋,咖啡西餐电影院,再加上各种节日,异地恋还得买高铁票来回,一千五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开始她想过做兼职,可是做家教完全是僧多粥少,发传单又晒又累还拿不到什么钱,做礼仪会展她身高不够,促销之类的口条又不是很顺溜,最后还是无奈都放弃了。

那段时间几乎每个月刘酥都要打饥荒,花呗的额度提了又提,钱总是不够用。

直到有一次,刘酥自己被偷了一份餐,当时她特别生气,而且因为是下课再拿,打电话给商家,商家说送到过了五分钟他们就不承担责任,店里公告有写,刘酥也不好纠缠,又气又累之下,可能是恶向胆边生,刘酥从挂满了外卖的栏杆上随便拿了一份就跑回寝室去了。

那个时候她是怎么想的,她自己也记不清了,或许有一种报复欲吧,你偷了我的,我就去偷别人的。至于那个被偷了外卖的人会多么气急败坏,刘酥也顾及不上了,只要她自己不吃亏就好。

吃完之后其实她有点后悔,很怕被室友发现,又怕丢了餐的人找上门来,后来她发现其实根本不会,丢餐的人每天都有,要么找商家补餐,要么自认倒霉,大家都很忙,很少有人为了一份十几块的外卖计较,骂上几句就顶天了。况且一个学院的人那么多,真正算起来,每个人丢餐的几率和频率都不算高,一般都会忍下去的。

刘酥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样也不算什么,一份餐而已嘛,丢了就丢了。这样下去,心虚的感觉就慢慢去了一半。

最开始只有那一次,后面她又不够钱花的时候,就不想再委屈自己吃食堂了,下课回去的路上直接从外卖堆里选一份拿上去。

她甚至总结出来一些经验,比如下课之后那几分钟餐最好拿,因为很多班还没下课,但是餐已经到了不少,人比较少,就可以挑选着自己喜欢的拿,还不容易被发现。

如果是下课高峰期,就进去随便拿一份就走,最好是几份一家店的餐放一起的那种,被发现也可以说是拿错了,选外卖她就更有经验了,只有一个白色餐盒的那种比较便宜,带饮料奶茶之类的更丰盛一些,有袋子装起来的那种通常就比较贵也比较好吃。

第一次伸出手,后面一切都容易了。人的底线有时候就是这么廉价。

刘酥有时候也忍不住自我唾弃,但是每次她不花钱就可以点到很好的外卖,还可以把省下的钱去买喜欢的东西,这种感觉……会上瘾。

5

偷外卖事件的后续第二天晚上就出来了。

那个人还是胆小,怕被爆出来,点了十份一样外卖放在楼下,被偷的同学把外卖分了出去,还拍照片发到了群里。

一时间群情激昂,好像每个人都变成维权勇士一样。

群里每天都刷几百条消息。有些说要点几份外卖里面加点料送给偷外卖的享用,有些则是空盒子加沙子和石头装起来放在那里蹲点抓人,还有些责任感爆棚的,看到比较少外卖在底下,就拍图片催促大家去取,自己帮忙看守。

刘酥看着,觉得自己与这群人之间似乎隔着一层屏障,处在两个世界里面。她突然有些后悔起来。她总以为自己是不劳而获,可她其实早已付出了代价。

因为这件事情,整个生日刘酥过得也不是很痛快,男票送的小羊皮也无法让她满血复活。以后不能这样做了,她反复提醒自己。

过完周末,带着收到的礼物回到学校,刘酥准备给室友分发自己和男票一起做的手工小蛋糕。

推开门,室友们竟然都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气氛有点诡异。

“刘酥,刚有个女生来找你。”

“怎么了,是谁啊?”刘酥放下书包,随口问道。

“她让我们问你,你偷到的她那份沙拉好吃吗?”(作品名:《瘾》,作者:竹里。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